鉗工絕活“馬一刀”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農發報 發布日期:2015-10-21 瀏覽次數:

馬兆海,山東省淄博市十大金牌工人,中農發淄博柴油機公司首席技師,主要從事大機連桿的研齒形、研平面、去毛刺、壓套、組裝及氣缸蓋的清砂、打壓、刷漆工作。因其有把一把刮刀玩得象雜技般的“絕活”,被同行們譽為“馬一刀”。

老馬,專業研磨20年,手中一把刮刀“穩、準、快”,一刀下去,切削量是1絲還是2絲,絕對絲毫不差;一雙敏銳的眼睛就是測量儀,單眼一瞄,平行度、同軸度了然于心。他所從事的連桿研磨,完全是純手工操作,誤差范圍卻要求在2絲以內,一個呼吸不勻都有可能導致廢品的產生。也正因如此,從事這項工作需要極高的職業素養,每一天都要保持精神的高度集中和心態的極度平和,就像一個在刀尖上行走的斗士,容不得半點疏忽。而他,研磨連桿20年,無一廢品!而更讓人叫絕的是他能夠對因長期使用造成變形的廢舊連桿進行技術恢復,各項技術要求均達到新產品要求,這無異于讓判了“死刑”的連桿起死回生。僅此一項,3年時間內為企業創造價值200多萬。

帶著好奇,走進中農發集團淄博柴油機公司,在加工一車間的西北角,我們見到了正在揮汗如雨磨連桿(柴油機零部件之一)的馬兆海。微胖的身形,隨著銼刀的運行軌跡有節奏的前后晃動著,額頭上的汗珠也在這晃動中一顆顆滴落在工作臺上……

老馬看到我們的到來顯得有些拘謹,很不像經歷過省、市等各種層級比賽的“老資歷”。用他的話說,干活沒說的,再高的精度也沒問題,可一見到背相機的就緊張,就是這么上不了臺面,沒辦法。

在玩笑聲中,氣氛開始輕松起來。我們也開始打量起老馬的著裝和工作環境。一身深藍色工作服,一雙膠底勞保鞋。衣服已經被汗水浸透,偶有的干燥部分可以隱約看到一圈圈白色的印記,那應該是汗水反復浸透留下的。工作環境更可稱為簡陋:一臺虎臺鉗,一把銼刀就是他的全部。其他的檢測儀表、量具屬于公用工具,一個班組就一套,誰用誰拿。

我們問老馬,你的主要工作是什么?老馬指了指周邊一摞摞排的整整齊齊的有點像大棒骨的工件說,就是跟他們較勁———連桿。連桿負責把活塞的往復直線運動轉變成曲軸的回轉運動,以便向外輸出功率,是柴油機能否將柴油燃燒產生的化學能順利轉化成機械能外輸出的關鍵件之一,可以說是柴油機的咽喉要塞。由于連桿的加工精度要求極高,需要反復經過車床、銑床、磨床、鉆床等多道工序加工,僅在老馬這里完成的工序就多達20多道。而其中連桿兩部分的齒形結合面、外緣圓弧角等部分由于接觸面小、工藝復雜、精度高,只能人工研磨。一條連桿需要研磨的齒條數在28對以上,要求兩部分齒條對接后,結合面必須達到85%以上,間隙要保持在2絲以內,相當于一根頭發直徑的四分之一。老馬開玩笑說,古人說的一絲不茍可能指的就是我們這一行吧。

對于老馬,最拿手的,或者最高超的技術還不是對新連桿的研磨加工,而是對舊連桿的修復。連桿在柴油機上使用一段時間后會因為多種情況造成磨損、變形。之前,只能進行更換。后來老馬看著一堆堆報廢的連桿感覺很心疼,就嘗試著進行修復。受連桿工作環境所限,大都是連桿內圓產生變形,造成工件的報廢。老馬利用工作之余,開始嘗試著用刮刀一點點將內圓修復,平時我們用圓規畫個圓都感覺不太順手,更何況是用簡陋的刮刀把直徑20多公分,厚度10多公分的內徑修圓,難度可想而知。內徑修圓了,尺寸也大了。為了保證尺寸,老馬還必須將連桿內徑兩部分結合面的齒條向內修深一部分,去除一部分。這其中的難度,遠比著我們拿著尺子裁紙更為艱難。但就是這看似完不成的工作,老馬給干成了。修復后的連桿,連檢驗員都分不出新舊。3年多時間里,老馬為公司和用戶共修復連桿200多條,實現價值近200萬元。

老馬從1993年進廠就一直從事大機連桿的研齒形、研平面、去毛刺、壓套、組裝。他先后取得了鉗工初級、中級、高級職業資格證書,也成了公司、地市、省級鉗工比賽領獎臺上的常客。2008年,老馬獲得了淄博市金藍領證書和技師證書,并在當年被公司聘為技師;2011年他又取得了山東省高級技師證書;2013年被公司聘為星級技師;2014年獲得淄博十大金牌工人稱號,振興淄博勞動獎章……成為技術狠角色的老馬,肩上的責任也逐漸大起來,先后參加了公司210、250、9300等新機型連桿等零部件的試制工作。特別是在9300連桿試制過程中,由于是第一次加工,沒有任何技術參考,只能憑借自己以往的經驗不斷摸索調整。連桿工序多而繁雜,需要在多個設備間來回調整加工。為了做到心中有數,老馬從機加工的第一道工序就開始全程跟蹤,幫忙協調加工線,給技術人員提改進建議。裝機后出現劃瓦問題,老馬又提出了調整連桿體和連桿蓋定位止口的尺寸,減少連桿軸瓦定位槽的長度和深度等改進建議,為新產品的成功研發貢獻了積極力量。當時有人調侃老馬,你家又不住海邊,管得這么寬干啥?老馬憨憨的笑著說,我家不住海邊,可我家在淄柴,自個兒家里的事能不上心嗎?

這就是老馬———馬兆海,一位在刀尖上行走的技術工人,一位總想著把工作做到極致的老國企職工,一個千千萬萬產業工人的縮影,一匹為實現中國夢奮力向前的“老馬”!

pk10